欧洲联赛直播 > 科幻小說 > 十世羅剎 > 正文卷 第一七五章 黃希
    “一年死八回?”

    聽她這么說,林鴻當即皺眉,自己這是被那個老道士給騙了?

    黃希輕笑:“是呀,那個老家伙天天跟我講什么道法自然,自然為大,也就裝死的時候我才能安靜幾天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是道姑?”

    突然,林鴻從上到下打量黃希。

    一身長裙子,裙擺到小腿,整體淡綠色,那里有半點道姑的樣子?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當道姑!”黃希小眉頭皺起。

    “哦,剛才是我誤會你了,我去給你泡茶喝!”

    突然,黃希打開門,跑回屋子。

    茶!

    林鴻本來準備把玉牌給她,就直接離開,如今既然有茶,那就先品一品吧。

    俗話說,做什么都有癮,林鴻染上了茶癮。

    如今,他時不時就會給自己泡上一壺迎家的茶,在困仙袋之中細品。

    走進屋子,相比于外面的破敗,里面還好一些,最起碼很整潔。

    來到桌子前坐下,此時黃希已經開始泡茶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“喝吧!”黃希將茶碗放在林鴻面前,里面是滿滿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茶不要倒滿……而且你這茶碗中茶葉就占了一半,怎么喝?”

    林鴻無奈苦笑,想都不用想,這茶水的味道肯定極為苦澀,讓這個小妮子來泡茶,實在是浪費茶葉。

    黃希歪了歪腦袋:“可我看師傅就是這么泡的呀?”

    原來這家伙沒親自跑過茶,怪不得。

    林鴻搖頭:“茶水給我,我來煮?!?br />
    “給你,這些都是我師父收藏了好幾十年的茶葉,嘻嘻?!?br />
    黃希從柜子下面拿出一包茶葉,這茶葉是用白布包上的,只有巴掌大,拿在手里的重量非常輕,差不多能有個半斤左右。

    收藏了幾十年……

    “你且稍等,我來泡給你看?!繃趾璨揮裳柿絲諭磕?。

    這老道士既然用假死坑自己,自己喝他點茶應該也無傷大雅。

    待到放茶葉這一步,黃希說:“要不要多放一點?這也太少了吧?!?br />
    “我要是像你先前放那么多,先不說能不能喝,你師父肯定會瘋掉?!?br />
    林鴻輕輕一笑,這些愛茶的人,可都是把這些好茶,當做命一般重要的。

    黃?;瘟嘶文源骸暗婪ㄗ勻粇道法自然~只要這么跟他說,就算桶出個天大的簍子,師傅他也不會生氣了?!?br />
    當你師父真難……

    林鴻輕笑,正當這時,茶煮好了。

    倒了兩杯,每杯七分滿,林鴻對著黃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神秘兮兮的,一個茶而已,能有多好喝?”黃希撇了撇嘴,隨即,拿起其中一個茶杯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好好喝……

    她舔了舔嘴唇,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,可卻被躺到了舌頭,在屋子里跑來跑去。

    “慢點喝,著什么急?”

    林鴻取笑,隨即小飲一口。

    好喝!不愧是珍藏了幾十年的茶葉,入口纏綿,茴香簡直好到爆炸。

    這等茶葉,斷然不是迎家茶葉能夠比擬的。

    黃希喝了幾口涼水,坐回桌前:“我還要喝!”

    “自己倒,難不成你倒茶都不會?”

    林鴻輕輕一笑,繼續品茶,望向窗外,心情愉悅的很。

    一杯茶喝完,黃希卻已經喝了一壺。

    “我還要喝?!被葡;瘟嘶慰湛杖繅駁牟韜?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茶葉還能再用,這枚玉牌先給你,是你師父讓我帶給你的?!?br />
    林鴻搖頭,從困仙袋之中,取出那枚白色玉牌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黃希連忙伸出手,將白色玉牌接過:“怎么,會在你這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了,是你師父給我的?!?br />
    林鴻說完,開始煮水。

    黃希連連搖頭:“不,這不會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眶直接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嗎?”

    林鴻對此極為不解,搞不明白她為何會傷心。

    黃希扭過頭看向林鴻,眼中的淚珠甩出:“這玉牌落到我手,就說明我是新一代的教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挺好的?”

    將茶壺中倒滿水,林鴻再次開口。

    “只有上一代教主真的命隕,或者再也回不來,才會將教主信物傳下來?!被葡2鉤淞艘瘓?。

    林鴻手上的動作一頓,明白她為何傷心了。

    這豈不是說,那白眉老道士,是真的死了?

    林鴻苦笑:“人既然已經逝去,你就不要再難過了,應當立好教旗,讓你師傅心安?!?br />
    “嗯……從今以后,我就是道姑!”

    黃希淚眼蹣跚的說完,走到一旁的柜子,從中取出道袍。

    緊接著,她看向林鴻:“把頭扭過去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?!?br />
    林鴻當即轉過身,繼續泡茶。

    身后一陣嘻嘻索索的聲音,當黃希再次坐到對面位置,已經穿上一身道袍。

    在這個世界,教派很難存活。

    道教的傳人如今只剩下這一個,而佛教,早就渺無聲息。

    黃?;褂行┻煅剩骸昂每綽??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看的?!?br />
    林鴻隨意回了一聲,看來這妮子的適應性還不錯,這就已經不哭了。

    泡好茶,他看向對面的黃希:“你還喝嗎?”

    “喝,當然喝了!”

    黃希理所應當的說著。

    師父都沒了,你還有心思喝茶……

    林鴻聳了聳肩,倒上兩杯茶,剛要拿來一杯,卻只見黃希一手拿一個,強在他前頭,一口一杯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中有一個杯子我用過……”

    林鴻不由出聲。

    “再來兩杯!”黃希沒有搭理他,而是將兩個杯子放在桌子上,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這好像不是酒吧?

    林鴻愕然,當他再次倒上兩杯,黃希用之前相同的喝法,又是兩杯茶下肚。

    直到她一個人喝下一壺茶,終于趴在桌子上,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喝茶也能喝多……”林鴻苦笑,隨即上前,將黃希攔腰抱起。

    “你,會陪著我嗎?”

    黃希突然睜開眼,樣子宛若真的喝醉,用手掐了掐林鴻的臉。

    林鴻掙脫開:“要親力親為,不能依靠別人?!?br />
    “喔……那,解決桃花劫的辦法,就不給你了?!?br />
    黃希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解決桃花劫的辦法???

    林鴻連忙開口:“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可黃希,卻已經在自己懷里睡過去,任由自己怎么晃動,都是沒反應。

    來到床榻前,林鴻將黃希扔上去,隨后坐在床邊,在心里思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