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联赛直播 > 修真小說 > 金牌小廚神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咱倆合作
    夜晚,發財飯店的第二天似乎比第一天差勁了許多,客流少一些,帝王炒飯更是一份也沒出。

    晚上盤完賬目,宋子軒就讓大家下班了,不過正準備下班,便見白天賒賬喝酒的那個老頭站在門前敲了兩下。

    老頭一臉笑容,和白天一樣慈祥、謙和,只不過此時的他多背了一個斜挎包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我來還酒錢?!?br />
    這一說,幾個服務員都愣了,楊剛笑道:“啥?掌柜的?哈哈哈哈,老頭,您是打清朝穿來的嗎?”

    老頭也不怒,依舊賠笑:“呵呵,是老板,老板,我這腦子不靈了,總是叫錯了?!?br />
    宋子軒一笑,走近前:“老爺子,不急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不行,喝了酒就是要給錢的?!?br />
    說著,老頭從口袋里拿出了五張一塊的遞給宋子軒,道:“掌柜的,哦不,老板,再賒一塊錢,再來一杯行不行?”

    聞言,楊剛搖了搖頭:“得,這好人還當初毛病了,這還連著賒賬了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都還錢來了,最起碼有信譽吧?!狽餃鸕?。

    “隨便,反正啊,我不是老板,這老頭也真行,這才一下午的工夫,哪撿了個破書包???哈哈?!?br />
    楊剛說完,宋子軒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那個書包,他微微瞇起眼睛看去,這書包倒是很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。

    而且那包下面好像還有幾層,看起來好像好幾個書包摞在一起,總之怪怪的。

    他接過五塊錢,笑道:“行,我給您再拿一杯,這杯您也甭賒了,就算薄利多銷,三塊一杯,五塊兩杯?!?br />
    聞言,老頭連連擺手:“不行不行,一碼歸一碼,你這是買賣,我不能壞了你的規矩,該多少錢就多少錢?!?br />
    宋子軒聽這話覺得有意思,將錢放進了錢盒兒,讓方瑞給他打了杯酒,同時耳語道:“給他二鍋頭?!?br />
    方瑞一笑,明白了宋子軒的意思,沒有再給老頭散酒,而是打開了一瓶新的二鍋頭,給老頭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宋子軒叫其他人下了班,旋即將酒和花生米遞給老頭,道:“老爺子,沒人了,您就坐著喝吧?!?br />
    “誒,使不得使不得,我墻角喝就行,你們這剛打掃完衛生,我再給弄臟了,那不成了給你們添麻煩了嗎?”

    這話說完,宋子軒、桑天爍和方瑞三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本來是覺得可憐、好玩兒,但這會兒,一股敬意油然而生,單憑老爺子這份禮數,這年頭還有多少人能有?

    老頭蹲在墻角喝了一口,道:“喲?42度,掌柜的,你給我弄錯了吧?”

    宋子軒一聽就知道這是個老酒膩子,一口就嘗出品牌和度數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讓您換著喝喝?!彼巫有恍?,其實他也是看老爺子歲數大了,盡量少喝散酒。

    二鍋頭雖然不是什么好酒,但至少是大品牌,喝完了不至于難受。

    “呵呵,掌柜的你講究啊,真沒想到你這么年輕,居然這么大度?!崩賢匪檔?。

    宋子軒笑著走過去,蹲在老頭的面前,道:“老爺子,是因為您規矩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老頭一愣。

    宋子軒點了點頭:“沒錯,您一直說不能壞了規矩,不能給我們添麻煩,其實都是因為您規矩,白天賒賬晚上就還,這是做事規矩,不給我們添麻煩,蹲這兒喝酒,這是做人也規矩?!?br />
    老頭聞言一笑,放下酒杯給宋子軒行了個抱拳禮。

    宋子軒立馬回了一個,笑道:“老爺子您喝著,我說著,我看您這包兒……眼熟?!?br />
    老頭一聽這話,表情愣了一下,旋即將包往后一轉,擋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就是個破包,撿的,下午,就在……在路口那垃圾桶邊兒上?!?br />
    聽老頭這么說,宋子軒也沒再說什么,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旋即起身走向柜臺,道:“對了老爺子,以后您饞酒了就過來,我這隨便您賒,什么時候結看您方便?!?br />
    “???真的???能一直賒賬???”老頭臉上立馬露出了興奮。

    宋子軒抬起頭笑道:“別人不行,您行?!?br />
    聞言,老頭一臉高興,道:“那我就謝謝您了啊掌柜的?!?br />
    剛要喝一口,似是不放心,他又道:“對了掌柜的,您放心,我肯定結賬,啊,肯定結!”

    宋子軒一笑,沒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喝完酒,老頭就離開了,桑天爍這才開口道:“師父,為什么???我就不懂了,您這是給他開特例,還是以后見了老頭咱們就做福利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福利,談不上,帝王炒飯肯定會再起來,這點成本不是事兒,而且這老頭……天爍,你有沒有發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發現什么?那就是個老酒膩子?!鄙L燜傅?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他喝酒,是他身上的包?!?br />
    “包?我沒注意,對了,剛才你還問他了,啥意思?”

    宋子軒笑道:“你想想,這包咱好像見過?!?br />
    桑天爍使勁想了想,還是搖了搖頭:“不記得了,那臟包哪見過啊,頂多路邊垃圾桶見過,還真讓他說著了,肯定在垃圾桶邊兒上撿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哎呀,你再想想,小寶身上的那個包?!?br />
    “古小寶?小要飯的?”

    桑天爍又想了想,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我曹還真的啊,雖然都是破包兒,但好像長得還真一樣,色兒也一樣?!?br />
    “能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桑天爍想著,雙眼慢慢睜大,露出了意外的表情:“我曹,不會吧……丐幫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猜,以前小寶也會避開這些話題,而剛才這老爺子好像也是這樣,我問到包他就趕緊放后面去了,我總覺得里面有文章?!彼巫有?。

    “那好辦,下次他再來喝酒,我問他,師父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問事兒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滾,我告訴你啊,你要敢跟老爺子來勁,那就是沒大沒小,以后別怪我不認你!”宋子軒嚴肅道。

    桑天爍捂嘴一笑:“跟你逗呢,知道師父你心善,我也不是混蛋,才不會的?!?br />
    方瑞點點頭:“二爺,你真講究,我瑞子沒跟錯你!”

    幾人隨后便離開了飯店,剛鎖好門,就見馬路邊兒上的一輛七人座朝著他們閃了閃燈。

    宋子軒朝那輛車看去,只見車門拉開,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男人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外面光線不強,而且那人背光,不過憑著體態和那標志性的發型,宋子軒還是一眼認出了柯洪濤。

    “宋老弟,有空聊聊嗎?”

    宋子軒看了看柯洪濤,道:“我們之間有話嗎?”

    要是在平時,有人敢這么和柯洪濤說話,大力早就動手了,不過今兒他沒有。

    經過上一次的事情,宋子軒算是對他有不殺之恩,這件事他還是記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柯洪濤又看了看一旁的方瑞,笑道:“你身邊有方瑞,還怕我?”

    “怕?不至于,只不過……不太想和你說話而已?!彼巫有?。

    柯洪濤笑了笑,走上前拍了一下宋子軒的胳膊:“行了,過去的事兒就讓它過去吧,今兒哥哥找你是真有事兒?!?br />
    宋子軒看了一眼方瑞和桑天爍,二人都是一臉不屑的表情,他點了點頭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都敢來城東了,你會不會怕跟我回城西?”

    “隨便,反正我也住城西,不過別太遠?!彼巫有?。

    “那就你家門口,說兩句你也方便回家?!?br />
    車子駛入城西,也就是他柯三兒的地盤,在這邊找個喝茶聊天的地方,是再容易不過了。

    他打電話直接訂了個茶樓的包間,雖然已經快關門了,不過聽說他三爺來了,還是留下了最好的包間。

    包間里,柯洪濤擺弄著茶道,雖然宋子軒也懂,但沒有上手。

    不過看著柯洪濤的動作,倒是很嫻熟,而且步驟也沒有錯,真想不到這留著壺蓋頭的大混混,還懂得茶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我總喝茶,但不太懂,他們老板前段時間就跟我說,這批紅茶非常好,正好咱們今兒來嘗嘗味兒?!?br />
    宋子軒笑道:“三爺您客氣,您不懂茶,這茶道玩兒的倒是挺溜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,學的,你不懂,這地下界啊……到了一定的層次,就都是紳士,和他們在一起就算不會也得天天看著,到了哪天我做東,要是擺不出個樣子豈不是丟人了?”

    宋子軒暗暗點頭,似乎也真是這樣,這些地下界的大佬哪一個到最后不是玩兒風雅。

    單憑這一點,程八和柯三兒就沒法比,至少人家柯三兒不懂會學,而程八……當真是甘于現狀,就算是現在,也將未來寄托在宋子軒的身上。

    沏好了茶,柯三兒回頭看了一眼:“大力!”

    大力馬上領會了意思,走了出去,見狀,宋子軒和桑天爍、方瑞也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雖然有些擔心,不過考慮到這里也就是柯三兒一個人,二人還是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見人都出去了,柯洪濤道:“老弟,其實……過去是我不對,今兒哥哥,就算跟你賠罪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三爺您別,我宋子軒受不起!”

    柯洪濤聞言一笑,遞了杯茶過去:“其實啊,我也知道你現在和程八合作的目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哦?呵呵,有意思了,那三爺您說說?”宋子軒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干脆明人不說暗話,老弟,咱倆合作,你看怎么樣?”

    宋子軒沉默了片刻,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三爺,您這話我有點兒不明白了,您所說的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和程八怎么合作,咱就怎么合作,利潤分配你來定!”柯洪濤一臉誠懇道。